位置: 摩纳哥球衣 > 財經報道 > 宏觀角度 > 正文
肖耿:正視利率雙軌制 為民企創造更適宜的生存環境
來源:中國企業新聞網       時間:2019-01-13 16:01
在1月13日舉行的2019中國制造論壇:全球產業鏈重構下的制造業挑戰上,北京大學匯豐商學院金融實踐教授、香港國際金融學會會長肖耿指出,從利率來看,國內金融體系目前存在雙軌制
?
    在1月13日舉行的“2019中國制造論壇:全球產業鏈重構下的制造業挑戰”上,北京大學匯豐商學院金融實踐教授、香港國際金融學會會長肖耿指出,從利率來看,國內金融體系目前存在“雙軌制”。一方面,國企及大型企業可享有低利率,但其風險并未隨之降低;另一方面,中小民企則長期面臨高利率及高風險。“這些企業有的破產了,有的又重新開始了。它們非常了不起。”
    
    目前,中小民企正遭遇融資難、融資貴等問題。在肖耿看來,亟需為它們創造更適宜的制度生存環境,從金融、稅收、對內及對外開放等維度出發,在監管政策上充分考慮中小企業的實際情況,實現因地制宜及區別對待。通過以上措施,有力增強民企的市場競爭力,使其在全球供應鏈體系中更具優勢,從而推動中國經濟更好地融入世界。
    
    以下為演講實錄:
    
    肖耿:非常榮幸再一次來到佛山,關于民營企業、中小企業融資難的問題,我們很多年前就已經發現,當時我們做佛山故事研究的時候,跟張月生他們一起就發現了佛山在全國10幾個最優秀的城市當中,它的金融抑制是最嚴重的,就是我們用的指標就是貸款占本地GDP的比率,這個比率佛山是最低,我最近又查了就是2016年的數據,佛山是100%,就占GDP的100%,但是全國平均占GDP150%,北京、上海是超過200%以上。
    
    佛山作為中國一個領先的城市,它的人均GDP超過北京、上海,但是它的貸款占GDP的比率居然會落后全國平均,而且持續落后全國平均10年以上,這個問題就是非常嚴重了。但是這個問題雖然我們的監管部門國家領導都非常重視,但是一直沒有找到突破口怎么去解決。
    
    佛山的問題為什么重要呢?因為佛山實際上是中國的一個縮影,佛山的中小民營企業今天遇到的困難是全國中小民營企業遇到的困難,今天這個問題特別突出,主要有四個周期都使得佛山的民營中小企業現在非常困難。我們剛才提到一個是宏觀周期,希望宏觀周期很快就可以改變,另外還有一個就是結構轉型、產業升級的周期,佛山面臨的挑戰非常嚴峻?;褂幸桓鼉褪槍駛肪騁彩且桓鮒芷?,現在也是在低點,另外還有就是我們的金融監管、環境各方面,這個對佛山來講沖擊都是非常大的。
    
    但是這么長的時間在全周期里面,佛山都面臨金融抑制,這個問題就嚴重了。我個人看它主要原因就是中國的金融實際上存在一個雙軌制,中小企業、民營企業就是另外一軌,傳統上的這一軌是屬于民間非正軌或者影子銀行這一軌,它的特點是風險非常高,剛才我也提到了,民營企業有好的、非常優秀的,最后變成華為、美的這種企業,但是它也有非常糟糕的,因為沒有人支持,他是差的情況下很快就破產了。佛山的傳統上很多很多企業破產,但是他們從來都不去向政府匯報,他覺得自己不行,我就重新再來吧。雖然佛山壓力很大,但是我們基本上沒有什么太多的報道。
    
    我覺得對于未來中國必須要重視這一軌,金融雙軌制實際上是從利率上來看的。我們有一軌主要是我們大型的企業和國有企業,正軌的金融利率非常低,風險看起來也低,但是實際上其實風險也不低。另外就是我講的中小企業、民營企業,他們長期生活在高利率、高風險的環境里面,他們非常了不起,他們能夠生存40年,當然中間有的破產了,有的又重新開始了。
    
    現在中國面臨的挑戰是,要為民營中小企業營造一個比較合適的制度生態環境,它不光是金融的問題,還有稅收的問題,還有開放的問題,在這個方面我覺得必須要有容忍,我們要容忍對于這些企業他能夠接受相當高的利率,也能夠應對相當高的風險,我們的監管,我們的政策就要區別對待,就是說要有一系列的相互制約的,也是能夠可持續的一些政策和監管的方法,對這些企業區別對待。
    
    在這方面,我覺得我們監管機構特別是人民銀行最近出臺了很多政策都是有這個想法的,但是目前它的落地、執行也不容易,因為我們的體制還是不夠靈活,我個人的建議就是我們要針對這些企業,我們企業的生態環境,我們要多向臺灣、香港學習,香港有很多很多中小企業,但是從來沒有聽說過中小企業融資難,而且香港的資金非常充裕,但是我們這么近,佛山離香港是很近的,整個粵港澳大灣區都沒有辦法享受香港資金非常充裕,對中小企業也非常友好的環境。
    
    我們知道臺灣是以中小企業著名的,他有很多做法,他有中小企業商業銀行各種做法,包括上市、各種融資渠道,這個都是我們認真地去研究以后,針對這么一群民營的中小企業,他們會長期存在,而且他們未來可能是服務業里面的,過去佛山主要是制造業,但是未來這些企業可能主要是生產服務業,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挑戰,我覺得另外還有一層就是你知道我們過去40年佛山能夠成功甚至中國能夠成功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就是中國成功地融入了全球供應鏈、全球價值鏈體系里面,包括中國加入WTO以后,這對中國未來產業的競爭力、創新的競爭力都是極其重要的。
    
    我們就是需要有一批具有競爭力、具有生命力的企業。它是破產了就破產了,但馬上又成立一個新的企業,這種企業在國際市場能夠留在全球供應鏈體系里面,這個對我們未來中國經濟融入世界經濟,特別是未來學習香港,粵港澳大灣區形成中國最開放、最市場化、最優競爭力、最有活力的未來中國的雛形,這方面是非常重要的。當時我們研究最后出書的時候,我們就定了一個題目叫做《未來中國—佛山模式》,因為我們覺得實際上看中國,我們要看最有活力、最市場化的群體,佛山實際上是一個代表,佛山40年遇到了各種各樣的挑戰,最后它都熬過來了,所以我相信佛山最后還是會熬出來的。但是我也覺得佛山這么優秀的城市,很多優秀的企業,但是他們在政策方面沒有享受到中國最好的政策,這方面我覺得從國家未來發展戰略來講,我們應該好好地考慮,怎么樣能夠讓這一批非常優秀的企業能夠有一個更好的生態環境,讓他們可以在未來的國際市場更有競爭力。
    
    主持人:關于總量問題不能夠解決結構性問題,這些年一直都在談,大家都很關注這個問題,央媽是不是有超能力,我不知道,但是我覺得這個問題不是央媽一個人能解決完的,我覺得這是肯定的。我們接下來有請肖教授。
    
    肖耿:我非常贊同幾位的觀點,雖然相互之間不一定一致,但是中國的央行是全球挑戰最艱難的一個央行,因為它承擔的責任是多方面的,但是我們要想清楚到底為什么會出現這種情況?因為整個中國的體制實際上是以行政區劃為主要的動力,我們中央交給地方,地方是按照行政區劃來發展經濟的。
    
    但是我們40年的市場經濟之后,市場有自己的選擇,這個就導致了一個什么情況呢?我們的資金和人才都是跟著市場走,但是我們的行政,整個治理結構是按照行政區劃來的,所以我們當遇到剛才我講的四個周期,從宏觀周期、結構調整、產業升級周期、國際環境周期、監管和環保周期,它都是責任制,從中央到地方一直下來的。
    
    這就導致了央行處于一個非常尷尬的地位,最新的語言就是我們央行叫做審慎監管、逆周期調節,這個說的是很明白的,現在已經到了周期的底部,逆周期調整的意思是民間就說放水,但是我們官方不用這個詞,但實際上就是把水要放到未來有競爭力有潛力的行業,但是同時也要關水,關水的意思就是僵尸企業、落后產能,它還是堅持要關的,他說不是放水也是對的,我覺得是對的,但是這個問題就是說能不能夠成功,這個還是要靠剛才說的改革開放,為什么這么說呢?因為最終它是影響到投資者的信心、民營企業家的信心,信心這個問題不是一個變量可以改變的,投資者是看未來的全信息的生態環境和未來的發展方向,所以就是說你給他放水,他不一定喝,他要看到未來整個生態環境可以生存,他才決定跳下去。
    
    所以我們現在難就是難在這一點,怎么能夠短時間內營造一個生態環境未來的變化的動力,然后大家都覺得現在真的是開始轉折點到了,所以我覺得剛才說的都是很對的,但是我們還是要等一等。
?

責任編輯:小七

【字號 】 【打印】 【關閉
  
Copyright(C) 2006-2013 CHINAEN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咨詢QQ:137184775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30012號   京ICP備13042652號-4